意大利博洛尼亚美容展2019
  學術研討
精品案例 學術研討 司法調研 法制信息
 
  學術研討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審判研究 >> 學術研討  
夯實“綠水青山”的法治基石
2019/02/11 閱讀次數:0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生態文明改革和建設是一場涉及生產方式、生活方式、思維方式和價值觀念的革命性變革。實現這樣的根本性變革,必須依靠法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

  一、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立法先行

  早在2003年8月8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就批判了“只要金山銀山,不管綠水青山”的做法。2006年3月23日,習近平進一步系統論述了金山銀山和綠水青山的對立統一關系。黨的十八大更是把“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作為獨立的部分進行系統論述,接著生態文明相繼寫入黨章、十九大報告、憲法。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重要內容,開展一系列根本性、開創性、長遠性工作,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對生態文明建設不斷創新,進行頂層設計,形成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是對馬克思主義的新發展,也是對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生態文明建設經驗和教訓的總結、發展、創新。

  過去,我國以1989年12月26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為核心,各層級、各領域的環境立法形成了一個相對完整的環境法律體系,推動了生態環境保護,取得了一定成績。但是經過近三十年的快速發展,我國積累下來的生態環境問題日益顯現,進入高發頻發階段。這些突出環境問題給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身體健康帶來嚴重影響和損害,社會反映強烈。我國的環境保護法制體系已不能滿足新時代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要求。

  2014年4月24日全國人大修訂了被稱為“史上最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與此同時,我國加大了環境保護單行法的修改力度。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2015年8月29日修訂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2017年6月27日修正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一系列有關生態文明的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法規規章、規范性文件出臺或修改,不斷完善我國生態文明法治體系,開啟了我國生態文明的新征程。

  二、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執法必嚴

  “天下之事,不難于立法,而難于法之必行”。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執行。再健全再完善的法律,如果不執行也只是墻上畫虎,成為擺設,成為一紙空文。習近平指出:“法規制度的生命力在于執行。貫徹執行法規制度關鍵在真抓,靠的是嚴管。”

  過去環境執法中,“九部委聯手治理”“八部委出臺文件”往往屢見不鮮。以污水防治為例:地下水歸國土部、河流湖泊水歸環保部、排污口設置由水利部管、農業面源污染歸農業部治理,海里的水則由海洋局負責……。為了改變職責劃分不科學所帶來的“政出多門”的弊端,201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將環境執法職能統一整合進新組建的生態環境部,理順了執法主體。今后應著力整合組建生態環境保護綜合執法隊伍,統一生態環境保護執法。

  制定實施最嚴格的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對于污染破壞環境的任何企業或個人,處以巨額環境損害賠償罰款,讓違法者付出沉痛代價。同時明確追究監管部門監管不力、審批部門審批不嚴的責任,對干擾、限制環境執法部門依法進行環境管理和查處環境違法行為的嚴厲追究。推動構建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現代化環境治理體系,健全部門聯動執法、企業自我監督、邊界聯動監管、信息共享公開和網格化執法等環境執法體制,協同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和生態文明建設持久戰。

  三、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能動司法

  由于環境問題具有長期性、復雜性、專業性、群體性、尖銳性等特點,其司法難度較大。為此,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關于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新時代生態環境保護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要求各級人民法院切實貫徹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創新體制機制,完善裁判規則,通過專業化的環境資源審判落實最嚴格的源頭保護、損害賠償和責任追究制度,不斷提升新時代生態環境保護的司法服務和保障水平。

  2014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成立。各地法院按照審判專業化和司法改革的要求,科學配置審判資源,立足生態環境保護需要和案件類型、數量等實際情況,設立了跨行政區劃環境案件審理法院、專門生態環境保護巡回法庭、審判庭和合議庭,提高環境資源審判專業化水平。探索將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相關刑事案件、環境資源民事案件、以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行政主管部門為被告的部分行政案件、環境公益訴訟案件以及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等由環境資源專門審判機構或者專業審判團隊審理的“二合一”或者“三合一”工作模式,妥善協調當事人應承擔的刑事、民事、行政法律責任,促進生態環境的一體保護和修復。

  在司法實踐中,先后建立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行政公益訴訟和生態環境賠償訴訟等訴訟制度,創新了環境侵權案件訴前證據保全、訴前禁令制度、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資金賬戶、環境專家咨詢和公眾參與機制。在環境類案件執行方面,探索刑事責任從單一的“金錢罰”向“行為罰”轉變,行政違法責任從“簡單懲罰”向“替代恢復補償”轉變,形成刑事制裁、民事賠償、生態補償等責任方式之間的銜接,創設環保案件執行監督制度、生態環境修復效果評估制度、第三方治理制度等。

  檢察機關對非法排放、傾倒或者處置有毒有害污染物、非法排放超標污染物的犯罪,篡改偽造環境監測數據、干擾自動檢測、破壞環境質量檢測系統的犯罪,無證為他人處置危險廢物、故意提供虛假環境影響評價意見等環境污染犯罪及時提起公訴,依法嚴厲懲處嚴重破壞生態環境案事件背后的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等職務犯罪,積極發揮民事行政檢察和公益訴訟檢察職能作用,不斷加大辦理涉生態環境保護案件力度。

  公安機關緊盯污染大氣、污染水體、污染土壤等環境犯罪問題,嚴密防范、依法嚴厲打擊各類破壞生態環境違法犯罪活動。公安部與環境保護部、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印發了《環境保護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進一步健全環境保護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機制。

  四、構建最嚴密的環境監管機制和最嚴格的責任追究制度,違法必究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推動經濟快速發展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有一些地方、一些領域沒有處理好經濟發展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以無節制消耗資源、破壞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發展,導致能源資源、生態環境問題越來越突出。

  在環保法執行方面,我國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由于部分環境法規內容不明確、程序不完善、政治權力操控、監督體制獨立性低、缺乏公眾參與等原因,導致我國環境執法剛性不足。在我國環境法治尚未完善的國情下,環保督查和領導責任制無疑是治標的兩把利劍。

  2014年以后我國環保督查由“督企”轉變為以“督政”為核心,取得了明顯的成效。2015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通過了《環境保護督察方案(試行)》,之后進行了四個批次的中央環保督察,實現了中央環保督察巡視的“全覆蓋”。2016年以來又發展成為“黨政同責”的中央環保督察巡視,有力地保障了環保法的執行和生態環境的改善。

  生態文明建設任重道遠,領導的責任和擔當尤為重要。為此習近平強調,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領導是生態環境保護第一責任人,要堅決擔負起生態文明建設的政治責任。“對那些損害生態環境的領導干部,要真追責、敢追責、嚴追責,做到終身追責”。“對那些不顧生態環境盲目決策、造成嚴重后果的人,必須追究其責任,而且應該終身追究”。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只要我們堅決貫徹執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夯實“綠水青山”的法治基礎,進行偉大斗爭、偉大建設,一個“綠水青山”、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必將實現。

  (作者單位:湖州師范學院)

Copyright 2012 Yancheng Zhongyuan All Rights Reserved 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版權所有 2012   后臺管理
地址:江蘇省鹽城市城南新區府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12368 蘇ICP備12061227
意大利博洛尼亚美容展2019 幸运飞艇免费计55划网页 北京pk拾稳赚技巧公式 江西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 pk10软件下载 复式投注计算器 全天重庆时时彩万计划 极速赛车计划全天精准版 四川时时哪里买 澳门百利宫澳门百利宫 万豪时时彩 pk10app下载排行榜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