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博洛尼亚美容展2019
  司法調研
精品案例 學術研討 司法調研 法制信息
 
  司法調研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審判研究 >> 司法調研  
利用他人微信賬號密碼私自轉賬的刑法評價
2018/10/29 閱讀次數:334

  用他人的微信賬號密碼私自轉賬,侵犯他人財產,屬于信用卡詐騙還是盜竊?在定性方面存在爭議。本案結合微信與銀行卡之間的原始綁定協議、微信與銀行卡綁定后的默認授權關系、信用卡詐騙罪中“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和主體范圍、盜竊罪中秘密竊取的情形等進行了深入分析。

  【裁判要旨】

  在利用第三方支付平臺侵財案件中,行為人是否改變了銀行卡與第三方支付平臺的綁定關系,是區分盜竊罪與信用卡詐騙罪(冒用他人信用卡)的關鍵所在。若利用第三方支付平臺與銀行卡的原始綁定關系,并未更改或者重新建立新的綁定關系,應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訴辯主張】

  公訴機關指控稱,2017年1月28日,被告人金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微信轉賬的方式先后七次將被害人李某招商銀行卡內人民幣47 150元轉出。2017年2月25日被告人金某被公安機關抓獲,并被當場起獲涉案現金人民幣1.2萬元,現已發還。

  被告辯稱,被告人金某對起訴書的指控事實和指控罪名沒有提出異議。

  【基本案情】

  法院經公開審理查明:被告人金某與被害人李某均在微信中玩全民飛機大戰的游戲,且二人均在同一個“團”中。案發前,被害人李某系該團的團長,因被告人金某借用,被害人李某將自己微信號的賬號、密碼以及游戲中的支付密碼(與微信支付密碼相同)給了被告人金某。后被告人金某利用被害人李某上述微信信息資料,在2017年1月28日凌晨,將被害人李某微信號綁定的儲蓄卡中人民幣 47150元分七次轉至其微信里,后又轉至其另外一個微信號里并全部提現到銀行卡中后揮霍。

  2017年2月25日,被告人金某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民警當場起獲涉案贓款人民幣1.2萬元,后發還給被害人李某,其余贓款尚未退賠。

  【判案理由】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金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應予懲處。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金某犯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但指控罪名有誤,法院依法予以糾正。

  關于本案的定性問題,經查,微信支付以綁定銀行卡的快捷支付為基礎,只要用戶輸入了微信的支付密碼,銀行卡即可完成支付。在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在將微信綁定銀行卡時,已經完成了對微信從銀行卡中支出錢款的授權,使得銀行卡基于與微信的原始綁定協議,在收到微信支付密碼時當然進行支付。

  被告人金某雖然獲取了被害人李某的微信賬號、密碼等信息,但其并未改變微信與銀行卡之間原始綁定的關鍵信息,其只是利用了上述微信與銀行卡之間的綁定協議以及微信本身的支付功能將被害人李某銀行卡中的錢款轉出,故被告人金某的行為并未跟信用卡直接相關聯,亦未妨害到銀行對信用卡的管理秩序,不宜認定為信用卡詐騙罪。

  被告人金某在明知被害人李某的微信號已經綁定了銀行卡的情況下,在凌晨時分,利用微信的支付功能多次將被害人李某銀行卡中的錢款轉至自己的微信里,后又將該錢款轉至自己其他微信號里提現,并更改了涉案微信號的相關信息且不再登陸,明顯是采取了自認為可以不被被害人發覺的方式,非法占有被害人的錢款,應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裁判結果】

  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1.金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2.責令金某向被害人李某退賠人民幣三萬五千一百五十元。

  【解說】

  本案系近年來頻發的利用第三方支付平臺侵財的案件,關于這類案件的定性問題爭議一直很大。關于本案,主要存在兩種觀點:

  1.第一種觀點:本案構成信用卡詐騙罪。

  因為現有的法律以及司法解釋只將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行為規定為盜竊罪,而將拾得、騙取他人信用卡并使用以及竊取、收買、騙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獲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資料,并通過互聯網、通訊終端等使用的,都規定為信用卡詐騙罪中的“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

  更有一個兜底條款“其他冒用他人信用卡的行為”,故從法律規定來看,除了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定性為盜竊罪,其他冒用行為均應定性為信用卡詐騙罪。本案中,被告人并未盜竊被害人的銀行卡,而是使用被害人微信的支付密碼直接從被害人的銀行卡中轉款,系一種以真實卡主的身份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符合“其他冒用他人信用卡的行為”。

  2.第二種觀點:本案構成盜竊罪。

  因為信用卡詐騙罪的犯罪對象為信用卡,只有行為人針對信用卡實施相關行為才構成此罪。而在本案中,被告人并未冒用銀行卡主的真實身份呢,其行為并未直接針對信用卡本身,而是利用了微信與銀行卡之間的原始綁定協議,將錢款轉至本人微信之中,這就類似于行為人將他人微信的零錢轉至本人處一樣,應當定性為盜竊罪。

  3.本文同意第二種觀點。

  微信支付是以微信綁定銀行卡的快捷支付為基礎,只要用戶輸入了微信的支付密碼,銀行卡即可完成支付。在此情況下,真實銀行卡主基于微信與銀行之間的協議,在利用微信綁定銀行卡時已經對微信使用銀行卡內的資金完成了授權,只要這種授權或者綁定關系沒有被人為改變,被告人的行為還是在針對第三方支付平臺,而未直接針對與之綁定的銀行卡本身。

  在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在將微信綁定銀行卡時,已經完成了對微信從銀行卡中支出錢款的授權,使得銀行卡基于與微信的原始綁定協議,在收到微信支付密碼時當然進行支付。被告人雖然擅自冒用他人第三方支付平臺賬戶,但其并未改變銀行卡與微信之間的原始綁定關系,故銀行卡仍是在根據之前的綁定協議支付,在此過程中不存在被騙,被告人的行為未直接跟銀行信用卡相關聯,亦未妨害到信用卡的管理。

  被告人金某在明知被害人李某的微信號已經綁定了銀行卡的情況下,在凌晨時分,利用微信的支付功能多次將被害人李某銀行卡中的錢款轉至自己的微信里,后又將該錢款轉至自己其他微信號里提現,并更改了自己的微信號的相關信息且不再登陸,明顯是采取了自認為可以不被被害人發覺的方式,非法占有被害人的錢款,應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Copyright 2012 Yancheng Zhongyuan All Rights Reserved 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版權所有 2012  地址:江蘇省鹽城市城南新區府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12368 蘇ICP備12061227
意大利博洛尼亚美容展2019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最新时时后一必中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七星彩今期808长条图 体彩31选7兑奖规则 钱龙捕鱼 360老时时彩app下载 内蒙古时时1019号 皇家赛车开奖历史 海南快三 免费棋牌游戏下载 十五选五杀号幸运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