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险版“以房养老”扩容至长沙 最高月领2万元 2019-03-20
  • 因涉嫌违规 庞大集团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03-10
  • 联系我们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0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 2019-02-04
  • 屠呦呦,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不要迷信名牌大学,要相信自己的努力。 2019-02-04
  •     没反应?
        宁涛的一颗心顿时往下沉,一个不好的预感也升腾了起来,他也更着急了:“虫二?虫二?你听见了吗?你出来??!”
        还是没反应。
        却就在这个时候三生鼎里流溢出了一点水墨烟气,合着那美玉一般的鼎身,绝世艺术品的既视感尤为强烈。
        难不成虫二死了,这鼎也真成了一件艺术品?
        “我不相信!”宁涛将双手贴在了鼎身上,注入了一丝灵力。
        依然没反应。
        他将神识弥散出去,浸入鼎身。
        有一丝精神联系,可是他感觉不到虫二存在。三生鼎的内部世界静悄悄的,弥漫着水墨烟云,他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感觉不到。
        神识回归,宁涛的心碎了。
        这的确是一场赌博,推出赌注之前他以为他会赢,可现在看来他输了。
        “虫二啊虫二,是我害了你……”宁涛呢喃地道,失魂落魄,伤心欲绝。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高傲且傻乎乎的虫子,它说话的样子和口气高调得让人想揍它??墒?,当它消失的时候,他才发现它在他的心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就像是失去了亲人一样难受。
        “宁郎……”南门寻仙的心声传来。
        她醒了。
        宁涛伸手擦了一下眼角,用心声说道:“娘子,虫二它……”
        “我出来说话?!蹦厦叛跋傻男纳?。
        宁涛张开了嘴巴。
        一团灵光飞出,这洞府里便多了一个白生生的湿漉漉的大美仙。
        丹衣又没了。
        可惜,宁涛此刻却没有半点那什么心思。
        南门寻仙伸手遮掩:“宁郎,先把那衣橱给我吧?!?br />    宁涛拿起大日葫芦,心念一牵,放出了那只从地球上带上来的大衣橱。
        南门寻仙打开衣橱,随手挑了一套内衣和裙子。
        宁涛又将大衣橱收进大日葫芦之中,语气沉重地道:“虫二它……”
        “不可能?!蹦厦叛跋纱蚨狭四蔚幕?,一边穿衣一边说道:“你我夫妻合体,阴阳结合,又有造化之力,怎么可能失败?”
        宁涛叹了一口气:“我进入鼎中找不到虫二,这不是失败是什么?”
        南门寻仙过来,看了看鼎,忽然咧嘴一笑:“你呀,你是关心则乱,最后一步都没有完成,说什么泄气的话?”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
        是??!
        好比是组装电脑,主板、显卡、内存等等的什么都装上了,可还缺一个操作系统??!没有系统的电脑,那不就等于是没有灵魂的人吗?
        这真的是关心则乱了。
        “我……我马上刻写符文法阵!”宁涛又激动了起来,跟着用灵力合着鲜血刻写符文。
        符文法阵是虫二提供的,这七日他早已经研究透彻,熟记于胸。
        南门寻仙蹲在宁涛身边,看他刻写符文。
        认真的男人最帅。
        “你不要着急,千万不能刻写错了?!蹦厦叛跋杉涡吹煤芸?,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宁涛笑着一下:“不会,等我刻写完成,我在你的身上也刻一个符文?!?br />    南门寻仙的玉靥红了一下:“又不正经了……你要刻写什么符文?”
        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
        宁涛笑着说道:“我刻一个宁字,表示是我的?!?br />    南门寻仙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不刻也是你的?!笨墒窍乱幻?,她又好奇了,“刻哪里?”
        宁涛用手肘碰了一下她身上肉最多的地方。
        南门寻仙轻轻打了他一下:“不要脸……快干正事?!?br />    宁涛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专心刻写符文。
        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将符文法阵刻完。
        一丝灵力注入。
        嘤嘤嘤……
        三生鼎里忽然传出了清脆的鼎鸣声。
        好奇特的鼎鸣声!
        嘤嘤怪?
        就在这奇特的鼎鸣声中,消失的水墨烟气又冒了出来,这一次更具有灵性。更奇特的是,这氤氲的水墨烟气也给人一种混沌初开的感觉,比之善恶鼎的青烟更显神秘,且充满了未知性。
        宁涛忍着好奇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唤了出来:“虫二?”
        没有回应。
        宁涛皱了一下眉头,又唤了一声:“虫二?”
        忽然,三生鼎中的水墨烟气内收,一团灵光闪现出来,但是却没有虫子钻出来。
        这又是什么情况?
        “朕在这里?!币桓錾舸?。
        宁涛和南门寻仙同时移目看去,却见三生鼎的外壁上浮现出了一张虫脸。
        那虫脸胖嘟嘟的,两只眼睛小小的,嘴巴也小小的,两只鼻孔却很大,丑的一逼,不正是虫二那货的放大版的脸么?
        “我草……”也不知道为什么,宁涛冒了一句粗口。
        南门寻仙伸手掐了宁涛一下。
        宁涛笑着说道:“你还真是在学善恶鼎啊,非要在鼎上弄一张脸出来吗?见了善人露笑容,见了恶人露怒容?”
        虫二说道:“朕不屑学它,这就是朕的身子啊,朕不仅有脸,还有屁股,你们看?!?br />    它还有屁股?
        却不等宁涛和南门寻仙移到三生鼎另一边去看,三生鼎突然蹦跳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个身,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宁涛和南门寻仙顿时傻眼了。
        三生鼎的背面真的有一点凸起的地方,形状有点相似浮萍,仔细去看还真有点相似屁股。
        可这却不是把宁涛和南门寻仙惊呆的真正的原因,把两口子惊呆的是它居然会跳!
        这是什么妖怪法器啊,自己会跳!
        虫二兴奋得很:“哈哈哈!朕现在感觉好强大!看朕吞云吐雾!”
        话音落下,一团迷雾从三生鼎从喷涌了出来,转眼就将这个洞府笼罩了起来,即便是宁涛和南门寻仙的视线也收到了很大的干扰,就连洞口都看不清楚。
        宁涛心中一阵激动。
        这是日照炉的能力!
        “加香!”虫二吼了一声。
        这个洞府之中忽然充满了神秘的香味。
        这香味撩人,还带着产幻的法力因子。
        宁涛的双眼迷蒙,脑海之中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南门寻仙刚才的白生生的样子,小腹之中热乎乎的,转眼就石更了。随即,他的心里便住进了一个冲动的魔鬼,想要干掉什么能弄出人命的事情来。
        好强的迷乱法力!
        宁涛心神一震,幻觉顿消。他悄悄用眼角的余光瞅了南门寻仙一眼,却发现南门寻仙的脸颊生晕,显然也是一个不查着了虫二的道儿。
        “哈哈……收!”虫二一声吼。
        话音落下,笼罩洞府的香雾哗啦一下收回到了三生鼎中。
        三生鼎鼎壁上的丑逼虫脸堆满了得意的笑容:“宁爱卿,怎么样,朕是不是很强?”
        宁涛点了一下头,笑着说道:“的确很强,我们赌赢了?!?br />    虫二哈哈大笑:“啊哈哈!宁爱卿,你还不跪下跪舔朕!给朕说最好最好听的话!”
        宁涛一指头就弹在虫脸上。
        虫脸上的激动笑容顿时僵住了:“宁爱卿,你竟敢……打朕?”
        宁涛说道:“你这家伙,你就算真正的君临仙界,你还是我的法器,我是器主,你搞得清楚这种关系吗?”
        “呃……”虫二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是啊,宁爱卿说得对,以后朕跪舔你?!?br />    宁涛:“……”
        南门寻仙在旁边叹了一口气:“夫君你不正经,你看你炼个庙鼎出来也是这般的不正经?!?br />    宁涛又伸手弹了虫二的虫脸一下。
        虫二嘀咕道:“朕都认错了,你还弹朕?”
        宁涛说道:“我挨批评,你就挨揍,就这么简单?!?br />    虫二:“……”
        南门寻仙忍俊不已:“虫二,这庙鼎里最强的是精玉鼎,你这样子是因为精玉鼎的原因吗?”
        虫二说道:“回神仙姐姐的话,的确是的,朕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一部分原因是精玉鼎,那鼎专门炼制血肉仙隗,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神仙姐姐的造化之力。没有那造化之力,朕恐怕还是一只小虫子?!?br />    称呼宁涛宁爱卿,称呼宁夫人神仙姐姐,这货真的成精了。
        南门寻仙若有所思地道:“宁郎,我看你很有可能炼制出神晶,抓紧试一试?!?br />    宁涛点了一下头,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石更之地,然后又移到了仙女的臀上。
        是要抓紧试一试,先从至爱能量开始。
        这时虫二忽然说道:“宁爱卿,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朕忽然觉得肚子好饿,能不能给朕弄点吃的?”
        宁涛讶然地道:“你一只庙鼎,你要什么吃的?就算是恶念罪孽或者善念功德,那也得我赚到才有的吃?!?br />    虫二说道:“不是……朕说的吃的是肉,朕想吃肉,生的就好,带点血的最好?!?br />    宁涛顿时愣住了,他没想到虫二要的吃的是真实的血肉。
        南门寻仙似乎想起了什么:“宁郎,这一定是跟精玉鼎有关,我们去给虫二找点吃的,看看它怎么吃,吃了又有什么反应?!?br />    “好?!蹦我蚕胫勒饣踉趺闯远?,又会有什么反应。
        这事真的太奇怪了。
        纵观仙界一万年,恐怕也没有出过这样一件法器吧?有脸还有屁股,自己会跳,还要吃肉!
        当当当!
        突然,一阵急促的钟声敲响。
        宁涛心中一凛,冒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果然,山洞口跟着就传来了貔貅金藏的声音:“主人,不好了,这是有敌来犯的警钟声!”
        宁涛说道:“多半是地藏门的人来了,我们上去看看!”
        三生鼎从地上跳了起来:“神仙姐姐抱抱!”
        南门寻仙本能的张开手臂要抱住。
        却就在虫二要投入南门寻仙的怀抱的时候,一走大手伸手抓住了它的一只脚,提着它就往外走。
        “你给我老实一点,不然随时弹你脑门!”宁涛说。
        虫二:“……”
  • 保险版“以房养老”扩容至长沙 最高月领2万元 2019-03-20
  • 因涉嫌违规 庞大集团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03-10
  • 联系我们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0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 2019-02-04
  • 屠呦呦,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不要迷信名牌大学,要相信自己的努力。 2019-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