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环境研究︱湿地公园如何“积极保护” 2019-04-19
  • 巢湖市举办书画家作品展欢庆改革开放40周年 2019-04-18
  • 铸就维护社会稳定的坚强柱石 2019-04-07
  • 鲜琦:感恩父亲节,永远难忘父亲这首歌(5) 2019-03-28
  • 欧洲国家的退休生活是怎样的? 2019-03-28
  • 运用互联网思维介入城市化会如何? 2019-03-26
  •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 die wahren Helden 2019-03-23
  • 保险版“以房养老”扩容至长沙 最高月领2万元 2019-03-20
  • 因涉嫌违规 庞大集团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03-10
  • 联系我们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0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 2019-02-04
  • 屠呦呦,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不要迷信名牌大学,要相信自己的努力。 2019-02-04
  •     天塌了!

        春祭游行正值高潮之时,民众们的欢呼声却是戛然而止。

        容夏城的上空,不知何时多了数道横亘几十米的裂纹,漆黑的漩涡在裂纹后隐现,恍若下一秒便要有什么东西从中出现!

        起初还有不少游客以为是容夏城的政府给他们准备的惊喜,毕竟以如今的全息投影技术,做出这种“逼真”的画面其实也不算多么稀奇的事情。

        “容夏城政府很有诚意啊,为了配合春祭游行的传说,还专门设置了这种全息投影?!?br />
        有人昂着头,拿起相机对着天空连连按下快门,嘴里还不停的对身旁一同来的友人说道,

        “来之前倒是没有听朋友说起过这回事,为了给我个惊喜么......不过光是投影出几条裂缝总觉得差了些什么,你说这种......空间裂缝里头冒出点什么能让人激动?”

        “那当然是一些会飞的怪物了,就是怎么恶心怎么来的那种,嘿,还真有哎,你看到那边的黑点没有,绝对是了!”

        此时裂缝所在的位置正有十数个黑点突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不断放大。

        “快帮我拿着相机,等了这么久总算是等到了,你等等......我要站到那个石狮子旁边,记得给我拍出一种末日的?;忻靼茁??”

        “末日的?;??我还以为你要摆个准备大怪兽的姿势耍帅呢?!?br />
        接过相机的有人满脸疑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奇葩的请求。

        “啧,你那都是过时的想法,看没看过不可名状系列的视频?现在网上到处都是类似的......总之就是要那种感觉,现在有容夏城官方帮咱们做特效,说不定我们也可以火一把,到时候咱们又出名,又赚钱,你快点拍,那全息投影说不定只会出现一会儿?!?br />
        背对着那道裂缝,扶着旁边的石狮子,单手抱着头,做出一副悲伤痛苦的模样。

        “不行啊,你这也太浮夸了,一点演技都没有.....”

        看着摄像头内朋友拙劣的表演,他实在忍不住想要吐槽,谁知道话才说一半,人家的演技突然就变了个模样,脸上的痛苦愈发真实,身体竟然还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正想要夸赞几句,摄像机的镜头中原本只是一个黑点的全息投影却在不断的放大着。

        几秒钟前还只是一个模糊的肉团,几秒钟后,它已至身前!

        与蝠翼极为相近却又大上几十倍的翅膀猛烈扇动,那只怪物的模样即和乌鸦、鼹鼠、兀鹫、蚂蚁、或者腐烂的人类尸体相比,似乎有着它们的某些特征,却又像是一只极为恶心的集合体。

        仅仅只是这一瞥,手中摄像头颓然落下,头脑中的嗡鸣与无法压制的恶心从心底翻起,垂下头,跪倒在地,面具从脸上脱落,嘴里念叨着:“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是真的呢,肯定是我自己吓自己......”

        他想离开,双腿却不听使唤。

        他想呼喊,牙关却嘎达打颤。

        于是他只能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是一只“鸵鸟”。

        他不愿意回忆之前那一幕,他绝不能回忆起来!

        嘭~

        现实并没有让他等待太久,某一刻,土石的炸响令他浑身一颤。

        血腥气争先恐后冲进他的鼻孔,额头感受到有液体正顺着街面上的砖石流淌。

        “饶了我吧,求你了,我以后一定孝顺父母,早睡早起,为社会做贡献,做一个有价值的人......”

        依旧没敢睁眼,只是趴在地上祈祷。

        旁边似乎有笑声,随即嘴巴前便被抵上了一瓣凉凉的东西,有水果的清香。

        “张嘴?!?br />
        有人这么说道。

        早已经头脑发昏的他只是下意识的张开嘴,随即有一瓣橘子就进了他的嘴里,酸甜的感觉将之前的恶心感压下去不少。

        “别忘了你说的话,接下来嘛......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更不要抬头或是睁眼?!?br />
        那人又接着说了句,随即就又听得两声沉重的踏地闷响。

        “二月十,鬼门开,天鬼降世,诸事皆休~”

        有人大喊着这句子冲向春祭游行队伍,手持短刀,大开杀戒!

        鲜血混杂着残肢在飘飞,那些制造恐怖袭击的人皆身穿黑白两色的皂衣,宛如阴间鬼差,收割着生命。

        他们要让这一天彻底进入容夏城的历史,并且在其中留下深红色的一笔!

        宝船依旧在前开,梵天明王像的巡街仍然在继续,队伍却已经陷入一片混乱。

        地上“恶鬼”横行,空中天鬼肆虐。

        十数只怪物掠过宝船之上,踩碎了琉璃瓦,拍飞阁楼上的佛像塑身,更是将那些表演者吞吃的一干二净。

        “杀......杀......”

        手持利器的恶徒四面搜索着目标,眼中的阴暗愈发深沉,露在袖口外的手掌更是隐隐有黑纹浮现。

        啪~

        橘子皮砸落在一个手持着短刀的人的后脑勺,力道不小,将他整个人都砸了个趔趄,橘子皮更是立时分裂后四溅开去。

        “谁!”

        沾满血渍的恶鬼面具调转过来,挥刀作势要斩,下一秒视角却是陡然上抬。

        再落回地面时,看到的却是一个不断在面前放大的鞋尖。

        嘭!

        身体高高飞起,下一秒又撞上附近的游行宝船的机械船舷,软成一滩又掉落下来。

        “蛮好的度假,到这就算结束了?!?br />
        将刚剥好的橘子从山猫面具下塞进自己的嘴里,手里还拿着两个小橘子当成核桃盘着,看了一圈周围注意到他的人,接着说道,

        “喂,我给你们把橘子都买来了,为什么还不过来迎接我?”

        “杀了他!”

        有人低吼道,附近的几名恶徒径直向着祝觉狂奔而来。

        往前跑出去两步,一跃而起,右脚直接踩在一人面具之上,强大的力道直接将面具踏碎,连带着面具下的脸庞都随着这一股力道扭曲歪斜。

        甚至双腿因为无法承受而直接跪倒在地,进而在街面的地砖上砸出数道裂缝。

        祝觉则是借着这一下于半空中回转身,又是一脚直接踢在身后那人的脸上,那人一声没吭,只是颈椎断裂的声音格外清晰。

        几个起落便将周围的人杀了个干净,望了眼远处街道上的混乱,那儿应该还有恐怖分子,祝觉并没有原地停留,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冲向春祭游行队伍,先是跃上宝船,接着再跳上旁边的建筑楼顶,视线扫过在附近的拜亚基,随即投向远处的那座高楼屋顶。

        身体的特殊性令祝觉在天空中的裂缝出现的第一时间便有所察觉,而当他将目光投向正在形成的裂缝时,自然也看见了那座高楼上散发的光芒。

        再加上眼前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恶徒,祝觉立刻就意识到这一次的事件并非意外,而是有人在背后推动的阴谋。

        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将那一处裂缝关闭,防止有更多的拜亚基出现在容夏城!

        既然如此,那座高楼顶上的很可能就是关键性的东西。

        该怎么上去?

        跑过去再登楼吗?

        且不论街道上一片混乱,行动起来阻力颇多。

        祝觉敢保证对方在那栋楼里肯定会有大量的布置,就这么冲过去,上百层的楼房,对方要是把电梯关停,自己爬楼梯都不知道要消耗多少体力,更别说这种行等于是在往对方的陷阱里踩。

        为了不浪费时间,祝觉有个更好的想法。

        “嘿嘿,谁让你们召唤的偏偏是拜亚基呢,之前在奥古斯特那儿我可是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啊......呼~都给我过来!”

        轻舒口气,旋即脸上便有银红相间的纹路生出,无形中便有一股气势在祝觉周围陡然腾起。

        立于宝船建筑之顶,祝觉向这些怪物宣告自己的存在!

        同一时间,在半空中巡游偶尔下潜进行杀戮的拜亚基原生体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转向他这边,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他冲来。

        双手插进左右大衣口袋,微微抬起下巴,阳光落在山猫面具上,后边的双眼闪闪发光。

        “道主大人,天鬼们出现了异常动向,它们在向着底下的某处集合!”

        高楼之上,有人戴着精神?;ひ?,向旁边的年轻人汇报。

        “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引起了它们的兴趣,无须担心,如此庞大的天鬼群体,足以将挡在我们面前的一切阻碍撕碎!”

        计划到这一步,在他看来是已经成功了的,他只要在这里等待着容夏城所有人记住这一天,记住他的名字便是了。

        可惜,有人不答应。

        “道主大人,那边好像......有人跳上了天鬼的脊背!”

        手持着望远镜,他分明看到有人从一座宝船的阁楼上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一只天鬼的尾巴,随即一个轻巧的翻身便坐了上去!

        “自寻死路罢了?!?br />
        天鬼乃是天外恶鬼,岂是凡人可随意触碰的存在?

        “可他已经往这来了......”

        放下望远镜,他知道,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一定非常难看。

        眼前的景象是他根本就无法接受的。

        另一边的家伙脸上的表情就丰富多了。

        “哈哈哈~奥古斯特给我的资料里说的果然没错,你这家伙,天生就是让人骑的??!”

        清道夫形成的枷锁缠裹着脚下这支拜亚基的身躯,又在其背上变化出一张沙椅,祝觉悠哉落座,意外的发现拜亚基飞行时格外平稳,忍不住大笑着说道。

        身下的拜亚基的头顶,祝觉意志所化成的山猫正抬着爪子,不时的拍打着它的头颅,要往左便往左拍,要往右便往右拍,要往上便干脆随意抓着它脑后的几根触手,猛地往后拉扯。

        天鬼坐骑。

        GET!!!
  • 城市环境研究︱湿地公园如何“积极保护” 2019-04-19
  • 巢湖市举办书画家作品展欢庆改革开放40周年 2019-04-18
  • 铸就维护社会稳定的坚强柱石 2019-04-07
  • 鲜琦:感恩父亲节,永远难忘父亲这首歌(5) 2019-03-28
  • 欧洲国家的退休生活是怎样的? 2019-03-28
  • 运用互联网思维介入城市化会如何? 2019-03-26
  •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 die wahren Helden 2019-03-23
  • 保险版“以房养老”扩容至长沙 最高月领2万元 2019-03-20
  • 因涉嫌违规 庞大集团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03-10
  • 联系我们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0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 2019-02-04
  • 屠呦呦,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不要迷信名牌大学,要相信自己的努力。 2019-02-04
  • 12102七星彩中奖号 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 体育彩票排列三 体彩7星彩18090 pk10杀2号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北京pk10计划软件 极速飞艇挂机软件 香港六合彩网址大全 竟彩足球猜比分技巧 绍兴福利彩票销售点 彩吧网3d开机号今天 重庆市幸运农场直播 加拿大快乐8预测 新疆福彩 滚球篮球让分胜负规则